054-89356600

孕妇信息泄露不应被孤立看待2020-09-30 07:43

简介:中公时事政治频道改版国内国际时事政治热点,并获取时事政治热点政策理解、理论仔细观察、时事大事记及时事政治热点汇总等。

孕妇信息泄露不应被孤立看待

今天我们注目--时政热点:孕妇信息泄漏不该被孤立无援看来。过去半年,最少有上千名曾在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做到过产检或怀孕的女性,收到过母婴护理(又称月嫂)或婴儿纪念品等公司的骚扰电话或是短信。这些骚扰电话和短信的背后,暴露出孕妇隐私信息无法获得有效地维护的问题。每一条泄漏的孕妇信息都被明码标价,多数是一元。信息就越准确,价格则更高,低约百元一条的信息,可以准确到一名孕妇的明确怀孕日期。(3月15日《南方都市报》)这又是一条典型的315新闻,但却并不高耸。只要稍微阅兵下有关医疗行业个人信息泄漏的新闻之后可找到,仅有孕妇信息泄漏事件最先最少就可以追溯到至2008年。而在更大背景下来看,近年来个人信息泄漏事件的再次发生堪称呈圆形频繁之势。仅有在315这个类似的时间节点,媒体所曝光的被指不存在信息泄漏的行业就还包括租车、医疗、通讯、网络软件等等。因此,这次曝光的孕妇信息泄漏事件虽然骇人,但不应当被孤立无援看来,它不过仍是虚弱的个人信息维护生态下的一道这段话而已。信息精确、明码标价、泄漏途径模糊不清这完全是当前所有个人信息泄漏事件中的联合特征,它解释诸多行业所经常出现的个人信息泄漏早就非意外事件、无意间再次发生,而是显得产业化。与泄漏不道德的高频比较不应的,类似于事件经常出现后,涉及部门的对此亦往往陷于一种微妙状态大多极力坚称内鬼的有可能,却又对明确的泄漏途径无可奉告。于是,泄露事件往往沦为一道道罗生门,不仅个人信息遭遇伤害的消费者维权始得,对于泄漏不道德的追责堪称变得奢华。

孕妇信息泄露不应被孤立看待

这样一种维权困境与责任分担上的失望,毫无疑问体现了当前个人信息安全维护上的无力与失序。特别是在必须留意的是,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既往个人信息维护的漏洞与风险更加被更进一步缩放。它一方面反映在,当前个人信息用于的市场需求和信息痕迹已显得无处不在,而另一方面,网络的便利又给信息盗取者和泄漏者带给了便捷。就此而言,在互联网+时代,对于个人信息维护的升级,愈发变得适当而急迫。而事实上,强化个人信息的维护,对于前进互联网+的发展也某种程度大有裨益。如近日全国人大代表、南京邮电大学校长杨震在谈到国家不应尽快启动个人信息保护法法律时就提及,如果没隐私维护,人们有可能就不不愿网际网路,也不不愿推展互联网+转入各行各业,这对于国家推展互联网+战略也不会有有利的因素。然而,现实层面有关强化对个人信息的维护,尤其是增进个人信息保护法的法律,尽管在数年前就取得公共注目,但进展上却相当严重迟缓。如2003年,我国就开始草拟《个人信息安全法》,并于2005年递交了《个人信息保护法》专家意见稿,但十年过去却仍然负于于此。虽说2012年,工信部直属的中国软件项目管理中心牵头30多家单位草拟了《信息安全技术、公共及商用服务信息系统个人信息维护指南》,并明确提出最多够用原则、个人信息用后应立即移除等拒绝,但由于指南并非国家强制性标准,其效力变得极为受限。从发达国家的情况来看,随着信息社会的来临,法律强化个人信息维护已是联合自由选择。

孕妇信息泄露不应被孤立看待

欧盟在2012年就实施专门针对个人信息的数据保护法规。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也发售了《隐私法》,到了上世纪80年代,电子信息普遍流通以后,又实施了针对电子通讯隐私维护的规定。而在今天,随着互联网+与信息社会的深度发展,对于个人隐私与长时间信息的用于等边界与责任问题,我们都迫切需要一部不具备权威性的法律来不予规范和新的定义,并以此避免公民对于信息泄漏的不安。个人信息安全在当下已更加沦为公民安全感和理应权利的最重要组成部分。一个个人信息维护失控的社会,必定无法带来人确实的安全感。因此,无法只在315这一天才注目到个人信息安全维护的现状,也无法孤立无援的看来任何一个行业所呈现的信息泄漏风险,其背后所对应的个人信息维护的阙如,是时候取得理应的认清与制度性对此了。(朱昌俊)更加多涉及信息请求采访中公时事政治[正当理由声明]本文源于网络刊登,专供自学交流用于,不包含商业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牵涉到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求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立刻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