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89356600

养老与尽孝不是一回事2020-08-29 07:43

简介:中公时事政治频道改版国内国际时事政治热点,并获取时事政治热点政策理解、理论仔细观察、时事大事记及时事政治热点汇总等。今天我们注目--时政热点:养老与尽孝不是一其实。

养老与尽孝不是一回事

相接仅有饲,渐趋不养,忘于前养借由学者的调查研究和媒体传达,当下农村地区的养老现状又一次沦为被号脉问诊的对象。其中,一个明显病灶就是礼法的没落,即孝作为一种类似文化形式,在历史与现实的双重摧折下,成风化人的道德约束力日益弱化。由此,有人得出结论如下结论:提高农村养老现状,必需挽回礼法文化。孝之为道,牵涉到语义非常丰富的文化演绎,三言两语很难说清。但稍作探究就可以找到,养老与尽孝并不是一其实,前者要比后者清晰得多,辩论一起也更为更容易。再行明确提出三个问题:养老问题是农村独特的吗?是农村与城市有所不同的生产生活方式导致或缩放了养老问题?与过去比起,现在农村老人的整体生活水平呈现出衰退趋势了吗?如果这些前提皆不正式成立,那就应该慎言礼法在农村没落,否则礼法之恨就很有可能陷于乡愁爱情简化的偏颇,流于个体经验的悲情从容。

养老与尽孝不是一回事

局部经验的生动细节并不是没说服力,农村的养老现实图景中也少有令人沮丧甚至乐观的案例,但这并无法与礼法没落包含对等的因果关系。我的老家在闽西龙岩的一个客家村落,我曾见过这样的养老故事:一家人余阿姨生子了3个儿子,大儿子长年在西安工作,二儿子回到老家为生,三儿子移居省城福州。为养老的事,兄弟仨没少争吵,让步的结果是老人每年在3个儿子家中轮流寄居4个月,老人生病住院等大额费用凭票公摊。70多岁的余阿姨说道,这样处置谁都不触怒,就是过于着急,自己也说不清儿子们究竟孝顺不孝顺,说不清自己晚年快乐不快乐余阿姨的疑惑,也许能体现出有当下农村养老现实的简单图景: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城乡二元矛盾结构的创建,农村养老经常出现了许多新的变化和新的挑战,谁来养、怎么饲的问题不仅不存在一家之内,更加考验社会管理能力。要认识到,一方面,农村的比较领先仍是导致养老开销简化的民生现实,这一点在贫困地区、贫困家庭常有;另一方面,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的移往,导致许多农村空巢化,传统农村家庭四世同堂的场景不复存在。基于上述两种普遍存在的现实,养老首先不应被当成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其次才谈得上文化层面、情感方面的考量。农村养老问题之所以变得锐利,固然有老人受限于习俗不愿去敬老院、部分子女缺少敬老尊老品德等因素,但城乡发展差距和公共服务不平衡,才是更加最重要的原因。百善孝为再行千经万典,孝悌以定仁者人也,亲亲为大礼法,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兼备历史特殊性和承传合理性。回首历史,传统礼法中并少有糟粕,正是看见封建制度专制主义中的仁爱同构以及礼法对个体生命和人格尊严的戕害,陈独秀、鲁迅等先贤才疼批各种匪夷所思的愚孝。返回现实,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父母在,不远游等行为规范已与现代生活格格不入,更加不用说棍棒底下出有孝子等错误的教育方式了。世易时移,传统礼法中鼓吹的敬老、尊老、爱老之心并没过时,在代际更替减缓的背景下,更加不应提倡亲疏之间的互相多元文化和认同。但是,对于孝的标准,一味如出一辙照抄老皇历,似乎是权宜之计的。

养老与尽孝不是一回事

只能靠凌空蹈虚的严肃,礼法的兴起也无从谈起。养老问题并不是今天才有,现在的养老问题,背后是中国转入转型期和老龄化社会加快到来的简单时代背景。农村养老面对的种种难题,既无法非常简单地看作是农村问题,更加不应非常简单解读为传统美德萎缩的后果。解决问题好这个问题,必须国家、社会、个人的共同努力,必须财力投放、制度设计和文化建设的相互作用。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问题,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化,扎根当下,面向未来,在养老与尽孝的问题上,与其空发一代不如一代的感慨,不若多些一代败于一代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