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89356600

借互联网根治“奇葩证明”2020-10-27 07:43

简介:中公时事政治频道改版国内国际时事政治热点,并获取时事政治热点政策理解、理论仔细观察、时事大事记及时事政治热点汇总等。

借互联网根治“奇葩证明”

今天我们注目--时政热点:借互联网根治奇葩证明前不久,央视《焦点访谈》报导了一个奇葩证明的新案例:胡女士意欲将户口从昆明迁到成都,结果耗时8个月才办成已婚证明。云南省纪委日前通报称之为,涉及单位在事件处理过程中不存在相当严重不作为、人为设置条件、服务意识不强劲、为难漠视群众、推卸责任扯皮问题。目前,18名涉案工作人员、涉及责任领导被问责。以证明我妈是我妈为代表的奇葩证明,近来屡屡沦为舆论热词。造成奇葩证明乱象的一个原因是,有些窗口单位工作人员不作为、快作为。但我在调查中找到,更加主要的原因是我们的改革没跟上社会变迁的步伐。如果不转变这种现状,奇葩证明不会更加多,即使有问责也无法彻底解决问题。

借互联网根治“奇葩证明”

20世纪八九十年代,人口迁移还受到严苛容许,农民无法只能离开了土地,而城市的工人都是严苛的单位人,许多人一辈子都没离开了过自己出生于的乡村或仍然效力的工作单位。农民过来打零工,还要进好村委会的证明;城里人离开了单位去长途跋涉,还要单位的介绍信,垫上大红印章。但现在,过去的单位人较慢沦为社会人,人口经常出现较慢流动,我们的社会从过去的熟人社会转入了陌生人社会。面临如此轻微的社会变迁,我们的社会管理却没较慢跟上新形势。从成婚上户到生老病死,仍然倚赖传统的证明来管理。这种迟缓势必会带给问题,最引人注目的问题是:过去可以由熟人来证明,而现在哪个陌生人不愿给你进证明?不敢给你进证明?你要进,但我不熟知你呀,万一你是坏人怎么办?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历过一件事:他合乎分开二胎的条件,计生部门说道必须进两个证明,一个是让他的岳父岳母去所在户口社区出示一份独生子女的证明,但他岳父岳母因为工作变动,户口迁入了好几次,现在户口所在地社区办事人员说道,我们都不告诉你们家里的情况,怎么给进这个证明;另一个证明是必须那位朋友和爱人去社区进第一胎生育的证明,而朋友和爱人因为买房入户的原因,离开了原本的社区,去现在所在社区进证明,某种程度被拒绝接受。最后,他和分娩在身的妻子托人去找关系,又写出了承诺书,来来回回跑完好几趟,才开齐了两份证明。我就这个问题向一些社区工作人员理解情况,他们也是一脸不得已。

借互联网根治“奇葩证明”

本地常住人口就让,查一查就能确切,但沿海繁盛地区有大量的外来人口,我们不熟知他们的情况,而且很多打工者离开了家乡多年,当地部门也早就不熟知他们,谁都不肯只能进证明,但现在一出问题就来问责我们。说来有趣,我们还感叹临时工。由此可知,要解决问题奇葩证明问题,也许不是简政放权就能解决问题,也不是短期内捉作风能解决问题的。身处互联网+时代,要从根子上解决问题,还是得利用现代网络技术,在全国层面创建统一的公民个人信息档案系统,只要一键输出公民的身份信息,就可查找公民的基本信息、户口迁移情况、婚姻状态、家庭成员、信用情况等。只有这样,大家才不必重复着急去证明我妈是我妈。更加多涉及信息请求采访中公时事政治[正当理由声明]本文源于网络刊登,专供自学交流用于,不包含商业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牵涉到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求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立刻处置。。